第270章 貪戀 3

玄衾衾與屏幽跟在玉忍身后,三人腳步匆匆,穿過大殿,小弟子們見玉忍離去,便又有幾個閑不住的,悄悄拿書蓋著臉胡亂張著嘴濫竽充數,那眼睛滴溜溜的是盯著那大殿外看的,誰也想不通今日這是發生了何事,忽而,一本書卷輕輕敲在了那小腦袋上,小弟子嚇得一縮脖子,回過頭去,低呼一聲:“志謙師兄,我知錯了……”

志謙今日本在靜修,忽而匆匆闖來了一小師弟,那小師弟行色匆匆,只說是屏幽師兄臨時有急事需處理,五師叔便讓他來喚志謙去弟子們念書那大殿守著。志謙原以為屏幽是去尋韌土了,便也沒多想,可從后門進了這大殿中,才覺得有些不對勁,往日里小師弟們哪里會這般交頭接耳的模樣,見他們伸長了腦袋看向大殿正門外,便走了過去,卻沒想到,大殿外正跪著一人……

“綾兒……怎會?”他此時是滿肚子的疑問,當著師弟妹的面,卻不好上前。

一旁的小師妹瞧了瞧外頭跪著的紅綾,又見志謙一頭霧水,便悄悄扯了扯他的衣袖:“師兄……師兄……”

“嗯?奧,小玉啊,何事?”

小玉不過6、7歲罷,如何懂得其中緣由,只低聲說道:“紅綾師姐不知為何,忽而用劍指著屏幽師兄與一陌生姐姐,那模樣好生可怕,后來玉忍師傅便來了,就罰了她。”

志謙聽罷更覺不可思議,他如何也想不出紅綾為何會有此舉,心中滿是震驚,轉念又一想,陌生姐姐?莫非是與他們同行那姑娘?魔界玄墨染的徒兒玄衾衾?

“那小玉可知他們現在何處?”

小玉搖了搖頭:“不知,方才只見到師兄與那姐姐跟著玉忍師傅走了。”

他再看向殿外時,只見紅綾緩緩從地上爬了起,懷中抱著一本書卷,將細劍拾起盯著先前屏幽離去的方向看了看,面色凝重的走了。

志謙正想追上前去,剛走了兩步,卻沒想到大殿中突然安靜了下來,他奇怪的左右看了看,卻猛然發現一高挑男子披著斗篷站在他身后,不免有些驚訝,小弟子們也是偷偷看向這處,原來竟是蘇落塵!這大殿內的小弟子們雖聽過其名,卻少有見過他的,只道是這位師兄武功了得,師兄弟中無人能及,其身世來歷無人得知,也不喜與人接觸,青云觀中大小事務,師傅們也從不喚他參與,平日練功之余免不了成為那些個多嘴的小弟子們的談論對象。

“師兄?”志謙驚訝之余有些不解,自己也算與蘇落塵相處多年,可也對他知之甚少,但從未見他來這人多之處,一時摸不著頭腦。

蘇落塵卻不理會,淡然的走近便開口:“玄衾衾在何處。”

“玄衾衾……啊,那位姑娘她應是隨五師叔去了。”他話音剛落,蘇落塵便轉身走了,留下一頭霧水的志謙:“師兄,你這是……”

而此時另一邊,玄衾衾三人快步繞過幾處殿宇,最后到了一處僻靜練功房,玉忍揮袖將房門重重關上,將手背在身后,那雙鷹眸緊緊盯著玄衾衾,此女表面看似尋常人界女子一般,但見她身上魔氣逼人,卻又隱隱透著些其他的氣息,心中不免驚嘆,此等小女兒家內力竟如此了得。

他也未曾提及方才發生之事,便對玄衾衾簡單報了個名號,不再道其他,就自顧自說了起來,只說是,這一行人回劍鋒崖不巧,玉修真人正逢閉關之時,需有月余才能出關,而后又逢山下一村落發了疫情,屏幽的另幾位師叔伯都趕下了山去,只余玉忍一人在青云觀中坐鎮,而他對于韌土之事所知甚少。

屏幽思前想后,這前后經歷了許多事,尤其是玄衾衾……一想到這,就覺此事不宜拖下去,恐生變數:“五師叔,這尋寶之路變數極多,各方勢力暗涌不斷,弟子知師傅正在閉關,但此事恐難耽擱,是否可去向師傅問上一問?”

玉忍搖了搖頭:“此事我不是沒有想過,可你師傅此次是為了給你師兄療傷而大損了元氣,傷了五臟才不得已閉關,你貿然闖去后果不堪設想。”

一時間,大家都不知該如何辦了,玄衾衾對這尋寶之事本就不清不楚的,以往都是蒙頭跟著走,便看著屏幽,只等他說出個什么來。

玉忍思索半天,也是苦惱,便說道:“我在這青云觀幾十載,都未曾聽過韌土一星半點的消息,可見這本是我派至高之秘,眼下若不是你們尋寶之事是為善舉,師兄也不會輕易將韌土之事說出。”

聽到這,屏幽也知此事難解:“那五師叔之意,是說我們只能等師傅出關了?”

玉忍突然想起了什么:“或許你師伯知道些什么……”

玉忍口中所說的,便是玉修真人的師兄,當年也是異界鼎鼎有名的人,但屏幽卻有些不解:“師伯?”

“嗯。”玉忍點了點頭,看了一眼玄衾衾,欲言又止,想了想,還是嘆了一口氣:“哎,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,論武功,你師伯當年可是與你師傅不相上下,加之又是大弟子,本該當這掌門,可不知為何最后掌門之位卻是傳與了你師傅,其中有何變故我不知,但從前我們師傅卻是極看重他的,所以他應是知道些什么的。”

“事不宜遲,倒不如弟子即刻下山去尋師伯,問一問便知了。”

尋韌土本是她心中的結,聽到此處玄衾衾連忙上前:“我也去。”

可話音未落,練功房的門被一陣勁風拍開,玄衾衾本站在那房門邊,嚇得后退兩步,待驚嚇過后,才發現門外那人是誰,頓時面露喜色,三兩步走上前去,突然想到那玉忍還在一旁,便停下了腳步,但面上仍是止不住的開心,這上山許多日,屏幽從未見她如此開心,看著她這般笑顏,心中竟有些發酸。

“落塵師兄……”

玉忍眉目間也有些驚訝,但瞬間便消失無蹤:“你來了,傷可好了?”

蘇落塵瞥了一眼玉忍,淡淡的點了點頭,便轉向玄衾衾:“山下疫病正盛,不可前去。”

“可韌土——”

她話未說完,蘇落塵轉身便出了門,玄衾衾見狀連忙跟了上去:“欸,你……”

屏幽見此也要前去,卻被玉忍攔下。

“五師叔?”

“你留下,我有話與你說。”

屏幽走上前去,看著他二人離去的背影,竟不覺皺了眉頭,然后輕輕將門關上。